收藏
金融科技转型难:成本高、价格战、监管严,怎么活?

2018年,大量现金贷、P2P平台转型金融科技输出业务,向中小银行和持牌消费金融机构提供获客、风控、贷后管理、运营系统搭建等服务。看似这既能开发助贷模式,绕开P2P监管,又能创造新的业务收入增长点,但实际上面临着成本高、价格战、监管严三重困难,如此形势之下,怎样才能活下去?

业务规模有限,流量成本高

 

业内人士坦言,输出金融科技技术的业务规模相当有限。

 

以中小银行为例,不少平台与他们展开技术输出合作的业务规模不足5亿元。因为多数中小银行对消费金融贷款坏账率要求很高,比如1%-2%以内。

 

若金融科技平台按照这个坏账率考核标准开展获客服务,一方面能向中小银行提供的潜在用户数量有限,有时在1万名用户里,能达到银行放贷要求的只有10多位,导致整个金融科技输出业务规模有限,另一方面运营成本将会很高,甚至导致入不敷出。

 

尤其在当前流量成本日益高涨的情况下,金融科技平台如何在获客服务环节迈过盈亏平衡点,面临着较高的挑战。

 

为此不少金融科技平台只能先通过P2P业务盈利,对金融科技输出业务亏损进行“补贴”,但他们自己也知道这种做法难以持久。

 

一方面监管趋严正令整个P2P业务利润率走低,另一方面金融科技输出领域竞争日益激烈导致价格战四起,令实现盈亏平衡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但这是当前互金平台最有可能取得成功的业务转型方向,大家只能硬着头皮冲进去,寻找自己的可持续业务模式。

 

在浅橙科技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副总裁朱磊看来,金融科技输出产业摆脱“赔本赚吆喝”的困局,关键在于赋能中小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提升零售信贷业务运营能力同时,尽早形成规模效应,从而引领金融科技产业从纯粹的技术输出收费,向产品联合研发获取业务利润分成等更高业态蜕变。

价格战四起,业务模式可持续性待解

 

今年涉足金融科技输出的互金平台数量迅速增加,给整个业务模式带来一系列新变化。

 

以往,很多金融科技平台在向中小银行输出风控、获客、运营系统、贷后管理等技术时,总能说服银行先支付一笔技术使用费用,但随着市场竞争日益激烈,越来越多金融科技平台已经不再提及“前端收费”,而是先将技术无偿交给中小银行使用,再按照业务实际发生量收取相应费用。

 

这种后端收费标准随着市场竞争加剧而呈现价格战趋势。

 

以往中小银行向金融科技平台查看借款人是否属于黑名单范畴,按件支付5-6元调取费,如今这个价格已降至4-5元,甚至有些金融科技平台已降至4元以下。

 

流量成本大幅增加,令越来越多金融科技平台处于赔本赚吆喝的尴尬境地,经营压力日益严峻。我们来算一笔账:

 

若一家中小银行给予的一年期贷款年化利率约在14%-16%,按照贷款额平均1万元计算,即贷款利息收入为1400-1600元,而银行通常会拿出400元左右用于获客开销。

 

但事实上,目前很多金融科技平台的有效获客成本差不多在每人600-700元,导致整个业务未必赚钱。

 

所以现在很多金融科技平台都不大敢直接在互联网投放广告获客,因为流量费用成本太高。

 

一家金融科技平台业务总监透露,近期他们将广告投放重点放在垂直型电商平台,以及与拥有巨大自有流量的消费服务场景方开展业务合作——因为后者流量成本相对较低,间接降低平台有效获客成本300-400元,确保其向中小银行提供的获客服务实现盈利。

 

不少金融科技平台则加大与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金融科技输出合作。毕竟多数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贷款年化平均利率超过22%。

 

一方面能给予金融科技平台相对丰厚的获客费用,另一方面消金公司对坏账率的要求较银行相对宽松,还能形成更大规模的获客导流效应,进一步形成规模效应,从而通过这部分业务盈利补贴向中小银行输出金融科技技术业务的亏损缺口。

 

在朱磊看来,要真正迈过金融科技输出的盈亏平衡点,关键在于为每个借款人找到合适的贷款机构,从而最大限度分散经营压力。

 

能否带动金融科技输出产业创造更大的规模效应与产品联合研发操作空间,关键在于平台能否通过打通不同消费场景获得低成本的流量,这对金融科技平台业务模式可持续性至关重要。

 

监管严步步逼近

 

随着今年以来金融科技输出产业迅猛发展,相应的金融监管也随之悄然提速。

 

当前不少地方银保监局相关部门要求辖区内银行需证明自己在金融技术合作过程拥有自主的风控体系与风险定价能力,且相关贷款资金流向有迹可循。

 

今年以来,数家中小银行由于缺乏零售贷款风控基础,被当地金融监管部门叫停了金融科技合作业务。

 

目前相关部门最担心的,是这种金融科技合作存在“黑盒子”问题,即银行拿到所谓的坏账兜底协议,就将风控流程与风险定价“外包”,也不跟踪贷款资金的具体流向,导致银行资金安全风险巨大。

 

但多位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他们遇到的更大监管压力,则是不同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对贷款年化利率上限36%的界定存在分歧。

 

比如部分金融科技平台在提供金融科技输出服务时,会通过相关融资担保机构与银行签订一份贷款担保协议(通过对银行信贷坏账进行兜底,提升金融科技输出的成功率并获取更高的业务利润分成收入)。

 

在实际操作过程里,借款人通过金融科技平台向银行申请贷款时,则需另外支付相应的担保费用。

 

但这些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认为这笔担保费应纳入综合贷款利率上限36%的范畴,导致金融科技平台整个金融科技输出服务“入不敷出”,只能选择退出离场。

 

近期个别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要求辖区内中小银行严控通过金融科技输出合作渠道所开展的异地贷款规模,即异地贷款额度不得超过银行互联网贷款总余额的20%,再度引发金融科技行业的震动。

 

这意味着金融科技平台与中小银行开展的金融科技合作业务规模将受到较大限制,甚至可能引发不少中小银行忌惮相关政策进一步收紧,而暂缓与金融科技平台的技术合作。

 

如今各平台最担心监管措施的日益趋严,会令金融科技输出产业重蹈此前P2P行业的发展轨迹——从野蛮成长向动荡洗牌蜕变。

 

“我们已经见过P2P行业的动荡,再也不想看到金融科技输出产业面临同样的遭遇”,业内人士坦白讲到。

返回
合作伙伴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
上海金融研究院
Copyright 2013 北京融城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0071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7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