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往期活动

Fintech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这场峰会让我们深思这个问题

一般认为,金融科技能够提高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促进普惠金融的发展,进而减少甚至消除不平等问题。事实真的如此吗?
 
11月17日,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与金融城(CFCITY)联合主办的2018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会——“金融科技:创新与监管”上,与会嘉宾从不同角度谈及上述问题,对“金融科技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进行了多元而深入的探讨。

 
本次峰会由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IDF)和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提供学术支持。来自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等国内监管机构及IMF、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的高层,以及众多国内外金融科技企业领袖出席峰会。
 
 
CF40常务理事、北方新金融研究院院长、原中国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为峰会致欢迎辞,CF40秘书长王海明主持全体大会。
 
金融科技可助力民企融资
 
普惠金融的概念从2005年提出至今已近十四个年头,但世界银行今年4月发布的《2017全球普惠金融指数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仍有约17亿成年人没有获得最基础的金融服务。在全球发展中国家中,受信贷约束的中小微企业高达6500余万家,占中小微企业总数的40%,融资总缺口超过5万亿美元。
 
“成本高、效率低、商业不可持续,这些是普惠金融所面临的全球共性难题,而传统金融服务模式和技术条件难以针对这些问题作出改进。” CF40常务理事、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在此次峰会上指出,近年来一系列数字技术在普惠金融领域的尝试应用已经证明,金融科技可以帮助提升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成本可负担性以及供需可匹配性,从而为破解全球普惠金融难题提供了一个新的可行思路。
 


CF40常务理事、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 李东荣

 
一般而言,金融科技在金融供给不足的领域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肯尼亚的成功实践已经向全球证明了这一点。同样地,中国的金融服务供给短板明显,这也为金融科技在中国的应用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以目前最困扰国内各界的民营企业融资问题为例,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认为,金融科技可以在解决民企融资难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他指出,中国的金融机构在解决民营企业融资获客难、风控难方面已经积累了宝贵的经验,简单地说就是“线下靠软信息,线上靠大数据”,“实际上,最佳的模式可能是线上线下相结合。”
 


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黄益平
 
黄益平认为,接下来,监管部门应该积极支持市场化的、服务民营企业的、风险可控的金融创新。具体来说,短期内可以从三个方面进行支持,即发放牌照、开放征信系统以及解决远程开户的问题。
 
金融科技会消除不平等吗?
 
科技是一把双刃剑,在解决问题的同时也酝酿着风险。而随着风险的逐渐累积,我们可能会发现,科技并没有真正帮助我们摆脱困境。
 
比如,人们往往认为金融科技能够帮助消除不平等。但李东荣指出,数字鸿沟的客观存在,将导致不同国家、不同群体从金融科技发展中获益的能力有所分化。
 
实际上,近年来民粹主义之所以在全球泛滥,部分原因可归结为科技发展所加剧的不平等现象,这一问题也引起了G20的重视。CF40特邀成员、央行国际司司长朱隽表示,从长远看,金融科技的发展如果不能得到适当引导,反而会降低效率、加剧不平等问题。
 
“科技行业天生具有赢者通吃的属性,更可能形成寡头垄断的行业局面,这反而不利于竞争,甚至导致行业的效率下降。同时,在大型科技公司确立垄断地位的同时,财富会越来越集中于少数人或少数公司的手中,不平等现象日益突出。从而带来潜在的社会和政策风险。”朱隽指出。
 
而从微观层面来看,大数据在金融领域的应用或许也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万能。CF40成员、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举例,一些客户个人信息用于信用评估时,可能会影响信贷的公平性,诸如性别、地域、职业等指标可能对客户的还款能力有解释力,但根据这些指标进行放贷,将会涉及到对某些人群的歧视。
 
金融科技前景可期,但也考验人类智慧
 
我们警惕金融科技带来的风险,但也不会避讳拥抱金融科技。科技在金融领域的广泛应用,正在颠覆人们对这个世界的想象,也确实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了更多便利。
 
CF40特邀成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货币及资本市场局副局长何东认为,央行数字货币可能会是货币发行形态很重要的一个里程碑,在数字经济时代,央行需要与时俱进,对货币的形态进行改良、调整,才能够维护法定货币对公共政策起到的积极作用。
 
有人认为,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可能会对央行危机的处置能力构成挑战,但何东并不完全认同这一观点。他表示,IMF研究认为,虽然数字货币所带来的便利性可以让大家在某种程度上很容易从商业存款“搬家”到央行存款,对流动性管理带来一定的困难,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之所以会出现所谓的挤兑现象,是因为你认为其他人会在你之前把存款提出来。如果存款现金不会出现短缺现象,对挤兑动机的影响就会减少很多。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理事单位代表、宜信公司首席技术官向江旭展望了人工智能(AI)在金融行业的落地前景。他认为,不同类型的金融公司对于应用AI技术应该有不同的策略,但一定要跟业务部门紧密配合、找出业务痛点,用AI技术切实解决业务痛点。“一定不能设立一个AI实验室,找一帮科学家关起门来搞出一个神秘的算法,试图解决一大堆问题。”向江旭强调。
 


立陶宛银行(央行)董事会成员 Marius Jurgilas

 
中国金融科技发展世界瞩目,来自立陶宛等国的嘉宾也在峰会上向中国金融科技企业抛出橄榄枝。立陶宛银行(央行)董事会成员Marius Jurgilas直言,立陶宛可以成为中国金融科技公司通向欧洲的门户。

 

合作伙伴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
上海金融研究院
Copyright 2013 北京融城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0071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7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