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李东荣:金融科技提升长尾风险 需建立“五位一体”治理体系

“金融科技为解决金融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提供了新的手段。同时,现阶段金融科技尚处于不断发展成熟的过程中,在供给的主体、客户的群体、金融风险、创新金融等方面也不断呈现出一些新的特征,带来一些新的挑战,需要引起各界高度重视、深入思考,并有效的应对。” 9月2日,在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和金融城举办的第三届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会上,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就金融科技监管问题发表主题演讲。

 

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会长  李东荣

 

 李东荣指出,当前金融科技存在四个新的特征:

 

第一个特征是供给主体的多样性。随着社会发展和技术进步,金融业分工日趋市场化、专业化、精细化,金融产业链和生态圈不断拓展。在金融科技领域,供给主体既包括通过科技创新推动金融服务转型升级的传统金融机构,也包括运用数字技术跨界开展金融业务的互联网企业,还包括为金融机构提供技术外包和配套服务的金融科技公司。这些机构在账户、渠道、数据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关联性和交互性不断增强。在这种情况下,金融科技供给主体金融属性和科技属性边界变得日益模糊,给侧重于机构监管的传统监管方式带来挑战。

 

第二个特征是客户群体的长尾性。依托高效、泛在的网络基础设施,金融科技无疑有助于降低金融服务的成本和门槛,使金融服务下沉到传统金融机构覆盖不到、服务不够的长尾客户,从而提升金融服务的普惠性。但同时也要看到,由于这些长尾客户的金融知识相对较少,风险识别和承受能力相对薄弱,容易形“成只看收益、不看风险”的非理性投资理念,这就加大了现阶段对合格投资者的管理以及投资者权益保护的难度。

 

第三个特征是多重风险的交叉性。金融科技并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功能和风险属性,在互联网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条件下,金融科技活动更容易产生业务、技术、网络、数据等多重风险的叠加效应以及风险扩散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从而增大了风险防控和安全保障的难度。此外,由于数字技术的深度应用,还导致了算法黑箱、责任主体模糊等传统风险之外的新型风险隐患,这就提升了现阶段金融科技风险构成的复杂度。

 

第四个特征是跨界融合的复杂性。当前,中国乃至全球的信息化已进入全面渗透、跨界融合的新阶段。随着数字技术创新迭代周期的缩短,金融业务流程不断调整优化,金融产品上线交付速度加快,即金融产品的实验室阶段到投入运营阶段非常快。不同类型金融资产的转换更加便捷高效,使得金融活动的实时性和不间断性越发明显。这些变化使得分业分段式监管的有效性、针对性下降,这是当前监管必须高度重视和正视的问题。

 

所以说,金融与科技融合发展是大势所趋,这是不可阻挡的,也是中国加快建设现代金融体系的机遇所在。

 

面对金融科技所带来的一系列新机遇、新挑战,李东荣建议,建立“五位一体”的多层次金融科技治理体系,要结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安排,考虑对专项整治中经过实践检验,取得较好成效的规则要求和机制安排予以制度化、长效化。研究规范专项整治过程中发现的新问题新情况,及时补齐可能存在的制度短板。

 

所谓“五位一体”的治理体系,是指严格法律约束、强化行政监管、加强行业自律、做好机构内控和深化社会监督。具体包括:

 

第一,严格法律约束。从整个金融的发展历史过程来看,按照业务实质和法律关系,将金融科技活动纳入相匹配的法律制度框架,是各国的普遍做法,也是历史经验所证明的。从中国的情况来看,应该充分的利用和严格的执行现有的法律法规,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将金融科技活动全面纳入法制化的轨道,要减少合法与非法之间的“灰色地带”。同时,结合前段开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过程的一些经验总结,考虑对专项整治中经过实践检验、取得较好成效的机制安排予以制度化、长效化,并研究规范专项整治过程中所发现新问题新情况,及时采取措施,补齐现在已经存在的或可能存在制度短板。

 

第二,强化行政监管。金融科技的监管既要体现传统金融监管的延续性,又要充分体现信息化时代的适应性。应贯彻落实“所有的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的基本要求,加强金融监管部门以及中央和地方监管的统筹协调,实施穿透性监管和一致性监管,推动审慎监管和行为监管协同发力,形成对金融科技风险全覆盖的监管长效机制。同时,积极探索和借鉴监管科技、监管沙箱等新手段、新模式,充分利用数字技术改进金融科技监管的流程和能力。在这方面有些国家,英国、新加坡他们都做了一些尝试,也有一些很好的经验。

 

第三,加强行业自律。金融理论和实践表明,行业自律具有贴近市场和会员组织的优势,能够降低政府市场之间的沟通成本,建立具有市场约束力的自律惩戒机制,从而形成对行政监管的有机配合和有力支撑。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自成立以来,也在进行不断的探索。按照“服务监管、服务行业、服务社会”的职责定位,牵头组织行业力量,共同推进一些基础设施建设、统计监测、信息披露、信息共享、标准规则、投资者保护等工作,督促和引导从业机构合规审慎经营,增强投资者金融素养和风险防范意识,也取得初步的成效。

 

第四,做好机构内控。所谓风起于青萍之末,金融发展史上那些影响巨大的金融危机或风险事件往往都是以一个机构、一个部门甚至一个岗位的问题为最初的导火索。因此,从业机构应筑牢金融科技治理的第一道风险防火墙,持续提升风险防范的意识,加快培育合规文化,切实改进公司治理和内控管理,完善全面风险管理安排,使金融科技创新可能带来的各类风险始终可控、可管、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第五,深化社会监督。在现代网络社会、信息化的时代,监督更加重要。要提高投诉、举报等渠道便捷性和可获得性,完善有奖举报正向激励机制,发现问题鼓励对其揭露,鼓励法律、会计、评级等中介机构开展监督,充分调动社会各界参加金融科技治理的积极性。同时,应该针对低收入人群、农民等金融服务中的弱势群体,以他们为重点,加强金融知识教育。特别注重在理财咨询、购买产品等,分类开展金融知识普及教育,提高社会整体精神素养和监督能力。

 

李东荣强调,建立完善多层次金融科技治理体系,是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重大风险攻坚战的有力抓手,是促进金融科技健康发展的客观需要,具有重要而紧迫的现实意义。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愿意与监管部门、市场机构和社会各界加强沟通,共同努力,推动金融科技在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等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返回
合作伙伴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
上海金融研究院
Copyright 2013 北京融城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0071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7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