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往期活动

中外专家对话:数字普惠金融的痛点与解决路径

“P2P的本质是直接融资,尤其是在当前的数字经济时代,P2P解决了直接融资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信息披露、信息对称性要求高的复杂难题。只要我们正确看待P2P的本质,它的前景是值得期待的。”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纪敏表示。


 

近日,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和金融城共同举办的“第三届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会”在京举行,主题为“新形势、新金融、新监管”。第一轮专题研讨围绕“数字普惠金融的国内实践与国际经验”展开。主持人是资深金融专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长张承惠,她的主持风格犀利、风趣,控场能力极强。

 

本场专题研讨会的参会嘉宾有:

纪  敏   CF40特邀成员、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

Ross Leckow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FINTECH工作组负责人、 IMF副法务总监

邵长毅  世界银行金融市场局高级金融专家

张秀萍  农业银行网络金融部总经理

周文凯  CF40理事单位代表、南京银行副行长

张旭阳  度小满金融副总裁

张适时  NFA理事、友信金服联合创始人兼CEO

 

P2P监管的关键是建立合格投资者制度

 

P2P作为数字普惠金融的重要内涵,是此次专题研讨的重点讨论对象。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纪敏首先发表了对于P2P功能定位和P2P监管的看法。

 

P2P不是自身承担风险的信用中介,而是把借款人的债务通过它自身的数字化的手段,以及专业能力把它销售给投资者。银行和P2P的基本区别在于,P2P的投资者是风险自担,而银行投资者不需要承担风险。正因如此,P2P的投资者也就是直接融资的投资者可以获得更高收益,当然同时也要承担更多风险。

 


 

央行纪敏(左)、IMF Ross Leckow(右)

 

在P2P的监管方面,纪敏认为,资本市场的监管策略更适应于P2P监管。合格投资者制度是未来P2P网贷监管的重要举措。

 

在P2P的合格投资者制度方面,纪敏提出两点建议,一是可以逐渐提高机构投资者占比,包括银行,因为银行有更强的风险识别和定价的能力。二是针对P2P的个人投资者,个人投资者一方面可以通过购买机构投资的P2P资产来实现投资;另一方面,若是直接投资P2P资产,应该有更高的合格投资人要求。

 

在金融科技的应用上银行要甘作配角

 

南京银行副行长周文凯和农业银行网络金融部总经理张秀萍主要谈了金融科技在传统银行方面的应用。

 

周文凯认为,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公司之间的关系可以用四个字表示:配合、融合。在以往,传统银行常常是主角,主导做了很多事,但在金融科技的应用上,银行要甘做配角。在推动业务发展和科技创新方面,银行要配合科技公司。另一方面,金融机构和科技公司各有优势,双方要通力合作,深度跨界融合,这样才能实现双赢。

 

 

金融科技的应用目前参差不齐。周文凯认为,“在支付方面,金融科技确实很大程度上提高了用户的便利程度,但从P2P问题频出来看,金融科技在财富管理方面的应用还很不足。金融科技的价格在未来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这是推动普惠金融的重要前提。”

 

谈到金融科技在发展普惠金融的过程中面临的最困难问题时,张秀萍用一句话精炼概括,“最难的问题就是业务人员对科技的理解以及科技人员对业务的理解。”可见,金融与科技的全面融合是金融科技发展的大势所趋。

 

IMF官员:政府推进普惠金融发展的五个建议

 

在如何进一步推进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FINTECH工作组负责人、IMF副法务总监Ross Leckow从政府的角度提出了5点建议。

 

第一,政府要将普惠金融作为重中之重。对很多国家来说金融普惠仍然是一个问题,政府必须要制定相应的政策。

 

第二,实现普惠金融最行之有效的办法是,让私有部门实现真正的创新。私有部门开发的产品才能惠及被正规金融拒之门外的普罗大众。

 

第三,政府必须与私有部门建立密切联系。方式有三,一是加强社会公众的金融教育、科技教育水平;二是推动PPP发展,实现共有部门和私有部门的合作伙伴关系;三是国家主管部门自身也要考虑采用相应的技术,比如卢森堡95%的政务已经实现数字化。

 

第四,监管要恰当,信任建设必不可少。对于新型产品和服务,要有信用才能使用,政府要通过适当监管,让老百姓觉得这个产品/服务是可靠的。

 

第五,普惠金融既是国内问题更是国际问题,外出务工人员对普惠金融的需求非常迫切。金融科技能够很好地服务这些人群,但同时这些服务也要得到充足监管。

合作伙伴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
上海金融研究院
Copyright 2013 北京融城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0071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7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