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往期活动

CF40年会:专家全方位解读中美贸易问题

中美贸易摩擦紧张态势不断升级。在特朗普要求再增加对1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后,我国商务部和外交部做出了速度更快、决心更强大的还击。接下来,中美贸易关系将走向何方?

今年初,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立中美贸易研究课题组,就“中美贸易冲突与应对措施”开展研究。在昨天(4月7日)召开的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10周年年会期间,CF40专门组织媒体交流会,CF40中美贸易研究课题组成员分享了课题初步成果,并就中美贸易摩擦背景、影响与应对措施等相关问题与专家和媒体进行交流。

CF40高级研究员、课题组负责人哈继铭认为,中美贸易失衡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其原因是多方面的。有美元自己的问题,有两国储蓄率差异的问题,有产业链的问题,有美国限制高科技产品出口的问题。目前,幻想贸易冲突会在短时间结束并不切实际。

哈继铭判断,“中美贸易冲突还会不断升级。”这种冲突不仅仅会影响中美两国,对全球经济都是致命的打击。但对于中美双方来说,如果考虑到资本市场的影响,美国受到的冲击可能更大。

以下为交流会专家观点要点摘录。

哈继铭:中美贸易战开打,对全球经济将是致命打击
 

首先我谈一下我自己的判断,我觉得中美贸易战在不断升级,所以不能幻想这马上就能结束。
 
第二,现在中美贸易所谓的不平衡的现状。其实看一个国家贸易是否平衡,不能单看这个国家与另外一个国家的贸易关系,还要看它与全球所有国家的贸易关系。从全球角度来看,中国贸易是基本平衡的,虽然有经常账户顺差,但是只占GDP的1.4%。反观美国却是不平衡的,经常账户逆差占GDP2.3%。从中美双边贸易的情况来看,中国对美国确实存在较大的外贸顺差,约3750多亿美元,占美国整个外贸逆差的46%。46%是什么概念?——排在中国后面的八位,从第二到第九的八个国家加起来只有44%。所以从双边贸易来看,毋庸置疑,中国在货物贸易方面是有较大的顺差的。但是我们应该看到这个顺差的背后,是由很多因素造成的。其一,从数据结构来看,外资企业占到中国对美国顺差的半壁江山,也是46%。其二,中国对美国的服务贸易存在较大的逆差,大约300多亿美元,包括旅游、教育等等,而且这一数值近年来在不断上升。
 
第三,中美贸易失衡的根本原因在哪里?是不是像有些美国官员或者媒体报道的那样?我个人认为有很多原因,我归纳为四个方面:
 
其一,美元在与黄金脱钩之后的国际货币地位。美国在1971年以前外贸一直是顺差的,1971年以后(除了1975年)都是逆差,为什么?我们记得美国在1971年的时候,美元与黄金脱钩。在脱钩之前,美元与黄金挂钩,35美金兑1盎司。这是一种植入性的,自带的功能,有纠正美国贸易不平衡的功能:一旦美国出现逆差,紧缩货币政策,内需减少了,进口需求下降,这样外贸逆差会逐渐得到纠正。但是脱钩之后,美元的这种自我修的机制被破坏了,所以我们看到从七十年代之后,美国除了1975年以外都是逆差。
 
其二,两国储蓄率差异太大,中国储蓄率很高,美国储蓄率很低。我们通过国际比较发现,储蓄率低的国家更容易出现外贸逆差,而储蓄率高的国家更容易出现外贸顺差。美国最近通过的税改以及有可能还要进一步加码的基础设施投资,都可能令其外贸逆差进一步增大,也就是说,即便中国采取一些措施来缓解,美国的关键问题是其投资与储蓄之间的差异,增加关税对解决这样的外贸逆差是毫无帮助的。无非是将来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少了,但是从别的国家进口商品多了,因为它的投资与储蓄的差额还在扩大。
 
其三,产业链的分布。自从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尤其是进入WTO之后,大量外资企业到中国来建厂办企业,所以中国成为了世界工厂。结果导致许多在中国制造的产品实际上附加值很低,但是在国际贸易统计时顺差都算在中国账面上。苹果手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是产业链分布的问题。
 
其四,美国限制自己的某些产品出口,尤其高科技产品出口,这是自废武功的表现,如果美国能够开放高科技产品出口,我想中美贸易之间的贸易差额会很快降低。
 
第四,中美贸易冲突或者贸易战对两国带来什么影响,乃至对全世界带来什么影响。
 
对中国的影响:我们知道中国的对外贸易依存度高于美国,但是这些年明显下降。中国现在美国的外贸出口依存度显著低于过去,所以这个影响是肯定有的,但是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大。我们首先来看一下这些数字:如果说除了500亿美元之外还有1000亿的商品将被征收25%的关税,那就是约250亿美金。而中国对美国出口一年约5000亿美元,所以从占比来说,这并不是非常大的数字。因此,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我们的结论是,可能会影响中国经济0.3个百分点。
 
对美国的影响:对美国的影响肯定小于对中国的影响,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只占其GDP的0.6%,而我们对美国的出口占我们GDP的4.1%。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能仅看对于美国实体经济的影响。目前美国通货膨胀呈上升趋势,从昨晚美国公布的数字来看,美国就业增长远远低于市场预期,但是工资则在上涨。在通胀上升的周期再增加关税,会进一步提高它的通胀水平,其结果是美联储不得不加快加息的步伐。我们知道美国经济已经增长了九年左右,和过去的增长周期相比,如此漫长的增长过程已经远超过去。也就是说,大家都在担忧美国经济增长到了今天是不是会有一些突发性因素使其下降,所以贸易战对美国经济是有很大风险的。
 
对于资本市场的影响:资本市场的影响反过来会作用于对实体经济。从3月1日特朗普公布要对钢铁和铝征税起,直至前天,美国股市缩水8000亿,相当于其GDP的4%。当然中国资本市场也受到了影响,这段时期中国A股缩水幅度约为中国GDP的2%。更重要的是,美国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影响很大。美国有工作的人的退休金、养老金全在股市里面,人家就指着这个度过余生的,所以要考虑对美国的影响,如果把这个层面考虑进去的话,结论是不言而喻的,资本市场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可能会大于中国。
 
对于全球经济的影响:一旦中美贸易战开打,对全球经济将是致命的打击,繁荣了那么多年的全球经济可能会进入衰退,这样会从宏观上殃及到欧洲、日本甚至更多国家。欧洲和日本如果不考虑这一层面,只是考虑是不是可以趁机和美国一起赚一点便宜,我觉得那就太短视了。
 
中国有必要和欧洲加强沟通。欧洲和美国站在一起起哄是一种短视行为,不会获得什么利益。一旦中美贸易战开打,可能把欧洲重新拉回衰退。
 
知识产权转让到底是自愿的还是被逼的,从不同角度可能得出不同的结论。301报告应该客观看待。其中有些细节是滞后的,有些较为客观,对于其中好的建议,我们可以讨论并接受。
 
管涛:美国单边行为已引起其他国家担心和不满
 
贸易战并不是中方要打的,而是美方强加的。美国的单边行为引起了其他国家的担心甚至是不满,近期欧洲有很多评论表达了担忧,韩国则表示将寻求暂停对从美国进口的价值4.8亿美元商品的关税减让,作为对美国对从韩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的回应。这说明美国这种单边的做法也引起了其他国家的反感,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都会做出反应。
 
金刻羽:美国没有足够的财政能力支撑只有美元一种储备货币的情况,这是美元面临的挑战
 
中美经贸关系同时也是一个政治问题。美国更多关注的是失业人数,据说美国失业人口中20%是由中国引起,但他们看不到中国带来的好处,比如中国的廉价商品。
 
把一个国家的汇率说低比把一个国家汇率说高更容易。但作为中心国家的美国,要支撑国际金融系统,所以不可能降低美元汇率,尽管低汇率可能会帮助美国出口。而且美元汇率持续走低也不一定是好事。
 
新时代发展,美国要支撑强势美元和作为储备国的作用,就需要非常强的财政能力,但现在美国有减税、老龄化等带来的各种财政问题,所以美国没有足够的财政来源来支撑只有美元一个储备货币的情况。这是美元面临的挑战。
 
黄海洲:英国将成为中国崛起的最大受益国,作为英国在全球高端服务业中的竞争国,美国也应该意识到这一点
 
美国对外贸易中,相当比例来自服务业,如果美国讲求单边主义、孤立主义,只服务本国3亿人市场的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目前英国和中国的经济关系良好,英国人称之为“黄金时代”。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对高端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大,由于英国在高等教育、金融、法律等方面的市场优势,在欧洲国家中,英国将成为中国崛起的最大受益国。作为英国在全球高端服务业中的竞争国,美国也应该意识到这一点。
 
杨凯生:解决全球失衡问题,光谈贸易不够,必须讲金融
 
在逆全球化的思潮下,解决全球经济失衡问题光谈贸易是不够的,必须要讲金融。一些国家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国,其货币在国际金融市场中的影响理应和其经济在全球经济总量中的地位相符。如果不成比例就会产生问题,其国内货币政策有效性就会削弱。美国如果只把他国内问题的原因归结于全球化的冲击,就是一种片面的认识。我们应学会从新的角度阐述自己的观点,在话语体系中占据上风。
 
黄益平:作为大国,中国要用更高标准要求自己
 
我并不反对“政府要打也能打,要谈也能谈”的总体策略。但是中国现在需要进入世界舞台的中心。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我觉得中国既要承担世界经济大国的责任,接受国际规则,融入国际社会,也要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这和我们进一步开放和发展,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方向是一致的,无论是在服务业和金融业开放还是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因此我觉得下一步我们可以把更重要的精力放在如何让我们做得更好,未来如何减少类似的矛盾和冲突上。
 
高善文:中美此次贸易冲突将是长时间内的一次系统性较量
 
美国主张对华奉行强硬政策的主要有三股政治力量,第一股是在锈带地区的产业工人,他们将工作机会的丧失归咎于中国的竞争;第二股是美国工商界,一方面在他们看来,外资在中国的营商环境恶化,另一方面中国自身的技术进步已经并将继续给他们带来沉重的、越来越大的甚至是颠覆性的压力;第三股是美国的战略思想界,他们对中国在认同西方意识形态上的进度感到失望。这些政治力量在中美贸易战乃至长期处理中美贸易问题中的诉求是不一样的,有些力量可以争取,有些力量可以安抚,有些力量恐怕要死磕到底。
 
中美之间已经到来的这场冲突不是一两个月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是在非常长的时间内一次系统性的较量。中国和美国之间要有更长远的、系统性的考虑。
 
彭文生:中国需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如降低制造业增值税,把坏事变好事
 
第一,中美贸易战将是一个持久战。
 
第二,既然是持久战,贸易不平衡简单来讲,美国是消费者受益、企业部门受损失,中国是企业部门受益、消费者受损失。所以,我们应该思考如何从共赢的角度解决这个问题。
 
第三,如何纠正中美贸易不平衡,从中国方面来讲,需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正如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讲的那样,要降低汽车、部分日用消费品等进口关税,这有利于消费者,另外,还要大幅降低制造业增值税,把坏事情变成好事情。
 
张斌:中国想赶超其他国家,就必须在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和劳动保护等方面做得更好
 
如果把世界上的国家分成三组,第一组是失败赶超国家,第二组是成功赶超国家,第三组是前沿赶超国家,从这些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劳动保护等方面来看,成功赶超的国家都有同样的特点。想成为成功赶超国家,要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和劳动保护。如果中国想赶超其他国家,就必须做得更好。
 
钟伟:中国需要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中国还处于改革开放的战略机遇期,我理解中国现在采取对美国的行为,正在影响中美关系当下的现在,也有可能一定程度上塑造了中美关系的未来。中美贸易冲突是中国塑造自身形象的机会,这个机会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第一,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第二,中国应该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第三,我们可以使西方企业觉得中国越发展,他们越可以在中国获得持久更大的生意。
合作伙伴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
上海金融研究院
Copyright 2013 北京融城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0071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7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