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独家】外管局孙天琦:金融机构必须持牌经营 不宜负面清单管理

"金融必须持牌经营,任何金融机构必须有准入。我个人认为,负面清单在金融领域不太适用。"12月16日,在金融城和新金融联盟联合主办的“第二届金融科技北京峰会”上,CF40特邀成员、国家外汇管理局综合司(政策法规司)司长孙天琦司长表示,因为负面清单在金融领域很容易给人一些误解:除单子所禁止之外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干,“金融领域不行,必须持牌经营,机构和业务必须要有准入。”

 

 

国家外汇管理局综合司(政策法规司)司长 孙天琦

 

以下为孙天琦演讲全文

 

 谢谢秘书长,非常荣幸有这么一个机会跟大家交流,有几个问题请教一下各位。题目:《Fintech:监管、跨境监管和行业秩序》。

 

1
网络无国界,金融牌照必须有国界

 

背景:金融市场的一个细分市场,管它叫A产品。A产品细分市场90年代以来,我国各个金融监管部门明令禁止:(1)任何机构提供这个产品是违法的;(2)任何机构、任何个人参与这种交易是违法的。国际上咱们禁止的细分市场国际上也一直存在,根据BIS的数据,全球大市场当中这个细分市场交易量占约5%。这是大的背景。

 

Fintech来了,这些年数字金融发展很快,互联网金融、移动支付发展非常快。在这个背景下,有一些境外的公司,也有国内的公司,在境外拿到牌照,比如说澳大利亚、英国或者开曼群岛拿到牌照(这些国家对这个市场规制的松紧程度也不一)。拿到这些牌照以后,他们做线下交易,主要做线上交易。这样,在澳大利亚注册公司,开一个网站,理论上讲就可以给全球的消费者提供服务,这样就进入到中国来了。

 

在中国境内怎么做?这些公司也知道中国是明令禁止做这个产品,这个细分市场没有开放。怎么办?拿到A国牌照的公司,就在中国搞一个培训公司,搞一个咨询公司,说我是培训不是营销,但是也有外方律师承认这是一种实质的商业存在,就是商业营销。他们把客户培训好了以后,客户到A国注册的公司的网站开户,通过银行系统再转账(我们的第三方支付也很发达)。这里:互联网、移动支付,典型的Fintech。

 

这类公司企图通过网站给全球投资者提供服务,给中国人提供服务,但是就是不敢给美国等一些国家的消费者提供服务。因为美国明确规定,给美国人提供此类产品的金融服务,拿到外国的牌照是不行的,必须拿到美国的牌照。美国市场纪律非常严肃,关联交易、操纵市场等监管非常严格,曾经把某公司逐出市场。所以这些网站不敢给美国人提供服务,美国的长臂管辖震慑力也很强。澳大利亚更明确一句:你拿上澳大利亚的牌照,如果要到其他国家开展服务,你必须拿到其他国家的金融牌照,否则这些国家投诉来了,我就要没收你的牌照。日本也这样,最近几年日本就把一家拿到其他国家牌照的公司逐出日本市场。 

 

问题在于,他们就敢在中国提供。 

 

为什么在中国提供?不知道违规吗?这些公司解释,中国说禁止这个产品的文件是1990年代的文件,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了,这个文件应该失效了吧?!而且说它是给全球说中国话的人提供服务,不知道哪些来自中国大陆!照此逻辑,KYC有效吗?当然,也与我国金融监管实行机构监管、分业监管有关,非金融机构违规提供金融类服务,成了监管盲点。 

 

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全球这个细分市场占整个市场的5%。这些公司认为中国这个市场潜力很大,所以国内和境外的公司都在开拓这个市场,境内的公司就是到境外拿个牌照,换个马甲,通过网站提供服务。这些公司分为两类,一类公司聘请了律师,知道中国的政策和法规,虽然在红线上经营,但是做的比较规范,但是同时也有一大批公司打着这个旗号金融诈骗。 

 

问题:有这个市场也有这个需求,是否必然要开放这个市场? 

 

如果放开这个市场,谁提供这个产品?两条路:一条是传统的金融机构,内控整体上比较好,风险小,好监管,但是只让传统机构做是否会阻碍创新?另外一条路是给一个公平的准入准则,大家都可以做,新型的数字金融服务商满足准入条件的也可以做,好处是可能促进金融创新,但是放心让这些新型公司干吗?能让人省心吗? 

 

开这个市场,怎么监管?谁来管?在澳大利亚要搞这个产品,提供这个服务:(1)必须拿到牌照;(2)资金必须严格的第三方存管;(3)搞一个咨询公司也要拿牌照;(4)公司要买责任保险;(5)要加入澳大利亚非诉调解ADR机制;(6)日常行为监管非常严格。 

 

2
行业、监管和行业秩序的构建

 

从这个例子回到Fintech行业秩序。Fintech在快速发展的初期,可能对任何人都是一个全新的事物,对监管部门也是一样的。在这个阶段,行业龙头企业考虑问题的时候当然要考虑给股东创造价值,这是正确的,但是更要站在行业秩序上思考。站位一定要高,不仅仅要考虑经营一个企业,还要考虑经营一个行业的问题。 

 

说到数字金融说到Fintech,按工作安排,我2016年参加了G20数字金融一个工作组,各个国家和国际组织都非常重视数字社会、数字经济、数字金融,也都对咱们国家数字金融的一些方面非常的膜拜。 

 

《2016年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中建议,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一定要建立良好的沟通机制。我有两个看法:(1)对私人部门、对行业龙头企业来讲,一定不要“拥客户自重”,不要“拥资本自重”,认为可以操纵一切,认为自己公司永远不会有黑天鹅事件发生,自己再大都不认为自己有系统重要性,认为监管是来捣乱的。次贷危机之后美国一本书里介绍,美国一个州的州长,次贷危机前几年就认识到次贷产品的危害,就推动他这个州颁布了一部法律,禁止次贷产品在这个州的销售。这个法律出来之后,美国这个行业的三家龙头公司联合行动:你这个州不让我们发这个产品,那我们所有的产品不在你这个州提供。不到一年,这个州长迫于压力,就被迫作废了这个法律,私人部门赢了!?过了三年,行业崩溃了......(2)监管不能成为阻碍创新的原因,监管者的能力建设非常重要。新东西出来以后监管部门也不会马上十分的清楚,必须要跟得上。Fintech监管能力建设非常重要,Regtech、Supertech我们有了监测等等方面的尝试,也取得了成效,但是还远远不够。 

 

国际上非常重视Fintech、数字金融。从我们管理部门来讲,要有战略眼光,要有一个对数字金融、Fintech非常有力的国家层面的战略,支持这些企业在国际上有更大的作为。必须要建立微观审慎监管、行为监管以及市场准入体系,促进行业稳健、审慎经营。这需要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的良好互动机制。私人部门和公共部门的情绪性对抗,对行业、对国家利益不利。 

 

3
金融必须持牌经营,不宜提负面清单管理

 

金融必须持牌经营,任何金融机构必须有准入。我个人认为,负面清单在金融领域不太适用。因为负面清单在金融领域很容易给人一些误解:除单子所禁止之外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干。金融领域不行,必须持牌经营,机构和业务必须要有准入。 

 

哪些人要持牌?假设有个车是拉炸药的,专门拉炸药,那就必须要有特殊牌照。我还有一个车,这个车不拉炸药,但是这个车的特点是天天跟在拉炸药的车的屁股后边跑,对这个车如何管?是需要我们思考的问题。变着法不想被监管是不行的,要看实质,要有自觉。 

 

希望看到我国Fintech、数字金融方面金融企业在国际上有更大的作为,但是一定要符合各个国家的监管规定。任何境外的企业,任何境内企业到境外注册一个公司换一个洋马甲,然后通过网站给我境内提供服务,也必须持牌经营。中国的长臂管辖必须强化。 

 

谢谢!

返回
合作伙伴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
上海金融研究院
Copyright 2013 北京融城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0071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7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