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资管行业路在何方?内部会议建言五大监管举措

央行近日发布《2017年中国金融稳定报告》,首次全面、系统地归纳了资产管理业务发展中的核心问题,指出资金池操作存在流动性风险,产品多层嵌套导致风险传递,影子银行面临监管不足,刚性兑付使风险仍然停留在金融体系,部分非金融机构无序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并提出了监管解决方案。

7月2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与金融城共同举办了“统一规制下的资产管理发展趋势”内部研讨,来自央行、银监会、财政部、发改委、国家统计局等政府部门的相关领导,以及30多家商业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基金公司的高管出席了会议

 

与会嘉宾认为,近年来,几乎所有的持牌金融机构都在从事资管业务。但部分市场主体监管套利活动频繁,大量通过多层嵌套产品和通道业务规避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使得市场投机盛行,秩序混乱,跨行业跨市场金融风险不断积累;期限错配也加大了金融市场的流动性风险。

 

在此背景下,与会嘉宾提出建立更为规范的金融机构资管产品标准规制的五条建议:

 

第一,对金融机构资管产品进行分类,统一标准规制;第二,实施穿透式监管,实现监管全覆盖;第三, 约束资金池操作,加强流动性风险管理;第四,强化金融机构勤勉尽责义务;第五,回归资产管理业务本质,打破刚性兑付。

 

先来看看出席研讨会的大咖:

 

CF40学术顾问、新金融联盟理事长杨凯生

 

CF40高级研究员、中投公司原副总经理谢平

 

 

CF40成员、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陆

CF40特邀嘉宾、中投公司原总经理李克平

刚性兑付与监管套利助力“大资管”规模迅速攀升

 

近年来,银行、信托、证券、基金、保险等各类金融机构开展的资产管理业务快速发展,规模不断攀升,产品多层嵌套,运作模式复杂,跨行业跨市场特征明显。资产管理业务有效连通了投资与融资,其迅速发展是居民、企业、金融机构的共同需求。

 

究其原因,居民积累大量财富是一个必要不充分条件,真正的充分条件在于供给端。中国的资产管理核心问题是刚性兑付,“类表内”资产使得表内和表外相同风险、相同期限的产品出现两个价格,毫无疑问表外价格高于表内价格,引致资产管理业务规模大幅上升,这是一个核心命题。

 

第二个核心可能是监管套利。自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中国试图从西方引进全球公认的一些金融监管共识,核心要义就是风险权重消耗资本。在此监管限制之下,绕过管制,同时诱惑需求端配合,成为供给端与需求端双方一拍即合的选择。

 

金融机构资管业务乱象频发,风险上升

 

 

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资产管理行业出现了一些新变化,潜在的风险也在上升。

 

第一,金融机构资管业务监管规则不一,监管套利严重。规则的不一致,导致水往低处流的效应,哪儿监管最松,哪儿最容易进入,就从事哪种业务。部分市场主体监管套利活动频繁,大量通过多层嵌套产品和通道业务规避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使得市场投机盛行,秩序混乱,跨行业跨市场金融风险不断积累。

 

第二,期限错配加大了金融体系的流动性风险。资产管理产品在资金来源和资金运用上普遍采取期限错配,将获取的低价短期资金投放到长期的债权或股权项目投资,尽可能博取利差收益最大化。

 

第三,多层嵌套增加了资管业务链条的风险传染。嵌套增加了产品结构的复杂性,导致底层资产难以穿透,处于链条前端的投资者无法看透底层风险,使得风险隐性化,最终投资者不愿承担投资风险,使得代客理财偏离“投资者自担风险”的初衷。 

 

第四,机构之间、产品之间的关联交易风险上升。一些金融机构的理财资金成为其大股东的融资来源,并采取滚动投资的方式借新还旧,投资风险较大。

 

第五,形成庞大的影子银行体系,规避监管。资产管理业务具有明显的“影子银行”特征,不仅透明度低,风险底数不清,还进一步提升了企业的债务和杠杆率。

 

第六,刚性兑付问题突出,风险仍留在金融体系。

 

第七,杠杆底数不清,加大金融市场波动。随着结构化资管产品和委外投资的快速增长,大量资金涌入股市、债市,通过场内、场外加杠杆方式提升收益率。金融机构发行债券(股票)资管计划、分级基金等“优先+劣后”结构化资管产品,个别激进机构及部分私募产品杠杆率可能超过10倍。

 

第八,非持牌企业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十分活跃。互联网企业、各类投资顾问公司等非金融机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十分活跃。仅在工商管理部门注册,不持有金融牌照的投资管理公司、投资咨询公司、担保公司、理财公司等向公众提供的投资产品或理财咨询,形式多样、名目繁多,以货币市场基金为主的互联网理财产品点发展迅速,具有门槛低、期限短、收益高、融资快等特点。

 

建立更为规范的金融机构资管产品标准规制已经迫在眉睫

 

第一,对金融机构资管产品进行分类,统一标准规制。首先需要明确何为同类业务,这是统一标准规制的基础。然后按照产品实质而非机构类型,对同类业务提出统一、明确、可行的标准规制。

 

第二,实施穿透式监管,实现监管全覆盖。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确定适用规则,实施涵盖资金来源、中间环节、最终投向的全流程监管。向上穿透识别最终投资者是否为合格投资者、资金来源是否为自有资金,向下穿透识别最终投资标的是否超出投资范围,穿透核查整体杠杆水平是否符合监管要求等。加快建设统一的资管产品登记平台和综合信息系统,为穿透式监管奠定基础。

 

第三, 约束资金池操作,加强流动性风险管理。强化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要求,严格约束资金池。合理确定产品投资资产的期限,加强流动性风险管理。产品所投资产要构成清晰,风险可识别。控制资管产品所投资资产的集中度。

 

第四,强化金融机构勤勉尽责义务。金融机构要建立相应的风险管理、内部控制、人员资格认定及问责机制,确保业务人员有资产管理的能力。金融机构还要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根据投资者的资金实力、投资经验、风险识别和承担能力等,将投资者分为社会公众和合格投资者,合适的产品卖给合适的投资者。金融机构应向投资者及时、真实、完整地披露资金投向、杠杆水平、收益分配、托管安排、主要投资风险等重要信息。此外,还要强化第三方独立托管,在不同产品之间、机构自有资金和资管产品资金之间严格隔离风险。

 

第五,回归资产管理业务本质,打破刚性兑付。金融机构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并加强投资者教育,强化“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投资理念。推动预期收益型产品向净值型产品转型,让投资者在“明晰风险”的基础上自担风险。改变投资收益超额留存的做法,让投资者在“尽享收益”的基础上自担风险。细化认定情形,严格惩戒措施,鼓励投诉举报。

 

 

研讨会部分嘉宾名单

姓  名

单位及职务

杨凯生

新金融联盟理事长、中国工商银行原行长

谢  平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

李克平

中投公司原总经理

陆  磊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

王海明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秘书长

步艳红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

陈  伟

新金融联盟副理事长、国美金控总裁

陈剑波

中国农业银行非执行董事

陈一江

新华保险投资部总经理

邓智毅

中国银监会信托部主任

董  方

招商银行总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

高  鹤

华融证券副总经理

顾卫平

兴业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

管  涛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

郭  凯

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副司长

韩会杰

河北银行资产管理中心副总经理

何少锋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资金部

纪  敏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

姜宝军

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

李  岷

华夏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

李平安

昆仑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

刘  鑫

包商银行行长助理兼包银消费金融董事长

刘丽娜

中国银监会创新部产品创新协调处处长

罗金辉

中信银行资管中心副总裁

罗鹏宇

广发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

马恩华

信而富总经理

马  飞

宜贷网副总裁

潘  东

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

潘宏胜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任若恩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阮健弘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

宋福宁

中国银行资产管理部首席产品经理

孙  炜

中信银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

孙天琦

国家外汇管理局综合司(政策法规司)司长

孙晓霞

财政部金融司司长

索  峰

国金基金副总经理兼固定收益投资总监

唐  宁

新金融联盟副理事长、宜信公司创始人、CEO

童文涛

中国建设银行资管中心副总经理

王  信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金银局局长

魏  星

中信证券资产管理部副总裁

吴雨珊

新金融联盟秘书长、金融城CEO

辛  伟

中粮信托总经理

徐晓波

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副司长

杨瑞金

财政部国库司副司长

杨再斌

浦发银行总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

于业明

太平洋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

张  斌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

张昌林

民生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

张承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

张健华

华夏银行行长

张敬国

泰康保险集团总经理助理

翟南宾

恒昌公司首席战略官

郑  可

渤海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

郑京平

国家统计局副局长

周东海

华融国际信托另类投资部总经理

朱晋锋

恒丰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

邹立文

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副总裁

*按会议议程及姓名音序排列


返回
合作伙伴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
上海金融研究院
Copyright 2013 北京融城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0071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7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