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往期活动

朱民:资本账户开放是金融改革的必经之路

银行监管改革很重要

  问题一:当下中国金融改革您最关注哪些方面?为什么?

  朱民:金融改革分两个层面:第一个是宏观金融政策即货币政策框架的改革,包括汇率的自由化、资本市场的开放、货币政策的制定和利率的市场化;第二个是微观方面包括银行业资本市场、保险(放心保)业改革和加强监管。目前,中国有影子银行和地方债的风险,深化银行监管改革很重要。

  问题二:您对中国目前利率市场化进程有何建议?

  朱民:利率改革有两点特别重要,首先利率改革要形成利率形成机制。利率不是央行定的基准利率,短期利率是逐步由市场形成长期利率,长期利率形成合理预期,来引导企业个人等的行为,所以利率的形成机制很重要,没有这一机制是没有办法进行利率改革的。

  另外,没有存款保险制度,是很难完成改革的。因为利率改革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防止过度竞争损害储蓄者的利益,所以必须要建立存款保险制度保护储户。

上海自贸区短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问题三:上海自贸区试点对全国金融业改革有什么影响?

  朱民:上海自贸区的试点有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对金融业管制的开放。包括对金融业务的开放,对股权结构的开放,对整个资本账户开放。这将会对中国的经济金融改革产生很大的影响。

  上海自由贸易区是中国政府决心进一步推进改革的重大战略举措。很多改革尤其是金融改革是有很大风险的,在这方面,中国历来采取很谨慎的态度,中国的金融改革是一个总体设计、基层实践、逐步推进、试验放开的过程,这是很适合中国国情的一个办法。

  上海自由贸易区既然是一个试验区,就是一个试点建设,短时间不一定会对全国产生影响。考虑到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中期和长期角度来说,这个试验区的意义是重大的,但不能希望它在短期内对中国金融改革有重大影响,因为它是一个封闭的区域。

  问题四:人民币资本账户开放对中国有何意义?

  朱民:人民币资本账户开放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是中国走向市场经济改革的必经之路。中国是制造业大国,开放资本账户把中国国内经济和国际经济联系起来是必然的。

  在过去10年里,中国进口了8675亿美金的FDI,出口了2.7万亿美金的资本,这足以证明中国是一个资本输出国。所以资本账户开放不是一个资本流进的问题,而是一个资本流出的问题。把资本的流进和流出通过市场的方式均衡,这是对中国整体经济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中国的金融改革是渐进的,所以中国还是要坚定不移地朝资本市场开放的方向走,但是要注意规避开放过程中本身的风险,也要关注在当今资本市场波动下特殊的风险。

  问题五:近期美国暗示可能退出QE,这对中国资本项目的开放会产生什么影响?

  朱民:美国退出QE会引发全球资本波动,这种全球资本波动对于中国的资本市场也会产生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不能低估外部经济波动对于国内宏观经济的影响。

  根据IMF的研究,中国现在和过去受到外部经济影响历来很大,尤其以前,整个外部对于中国国内GDP波动增长的冲击大概在30%左右。危机以后数字高到70%。外部经济因素对国内GDP的影响是很大的,所以不能够低估外部经济波动对中国内部宏观经济的影响。

亚洲金融危机不会重演

  问题六:最近东南亚国家的资本市场出现较大动荡,新兴市场国家目前存在很大风险吗?

  朱民:虽然最近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市场发生波动,但是新兴经济体在短期内并没有危机。新兴经济体的宏观经济结构比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要好很多。政府债务、企业债务都很低,外汇储备、国外直接投资的净头寸都比那时要高很多,所以并不觉得有危机风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做好充分准备去应对危机,IMF已经扩大了自己的救助资金份额,同时建立双向信贷额度。如果某个国家出现短期的问题,IMF有足够的资金来帮助遇到短期困难的国家。

  问题七:新兴市场经济体未来的发展趋势如何?

  朱民:新兴市场仍会继续推动全球增长,尽管全球经济面临下行压力,需要采取措施促进增长,不过新兴市场仍将是未来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

(原载于中国经济周刊)

合作伙伴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
上海金融研究院
Copyright 2013 北京融城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0071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720号